罗炳辉

[组图]罗新安忆父亲罗炳辉         ★★★ 【字体:
罗新安忆父亲罗炳辉
作者:李赞庭    文章来源:2006-7〈铁军〉杂志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7-15


从左至右:张明秀(母)、罗鲁安(妹)、罗镇涛(姐)、罗新安、罗炳辉(父)

  我认识罗炳辉是来自电影《从奴隶到将军》,那是30多年前的事了,看后才知道,这部故事片是以罗炳辉将军的光辉事迹为原型拍摄的。从那以后,罗炳辉这名字便牢牢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认识罗新安是今年初在安徽泾县。这天,受铁军杂志社委派,我到泾县参加缅怀65年前在皖南事变中遇难新四军将士的活动,新安也是这次活动的参加者,由此相识。由于时间仓促,在泾县我们未及细谈,但他答应了我相约采访的要求。
  五一节刚过,我应约到上海采访新安。在徐汇区一个弄堂深处,有一个独门的小院落——深圳市人民政府驻沪办事处。新安的办公室在左侧二楼,狭窄的楼梯仅能容一人通过。说是二楼,其实也就一个房间,约10平米左右。两张办公桌、一个书橱、一张长沙发占据了90%的空间,办公桌上除了摆电脑的位置,全部堆放着各种书藉,可见主人渴求知识、博览群书的嗜好。
  新安告诉我,他1943年12月25日出生在新四军二师师部。当时师部驻扎在安徽省来安县大刘郢。父亲给长子取名“新安”,在“新四军”和“安徽”中各择首字,意在期望儿子长大后,永远牢记新四军和安徽人民在抗日烽火中结下的深情厚谊。
  1946年6月21日,时任新四军第二副军长兼山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的罗炳辉将军在山东战场病逝,终年49岁。“由于爸爸去世时自己仅两岁半,并没有留下多少印记。从我记事起,就常常听妈妈和老同志说起爸爸,说起他的身世和生平经历,说起他的战斗往事和生活轶闻。长大后,我系统地研读了有关军史资料,于是,关于爸爸的零星片断印象就逐渐在我的脑海里连成了一个整体。可以这样说,对爸爸光辉战斗的一生,我一点都不感到陌生。”
  谈起父亲,新安显得异常深沉,仿佛在向我讲述一个圣贤的往事:
  “20多年来,我曾多次往返淮南革命老区和山东临沂爸爸长眠的地方,探访遗迹,看望乡亲,参加纪念活动。老区人民勤劳、善良、纯朴、坚韧的美德,他们对过去战争岁月的深刻记忆,对曾经为他们做过好事的人的深切怀念,每次都给我以很大的教育。而爸爸他们对根据地的人民敬如父母、睦如兄弟的鱼水深情,更使我加深了对人民战争、人民军队的理解。”
  “1978年10月,我去定远县藕塘镇。这里是1939年夏爸爸率新四军五支队进军津浦路东的出发地,是津浦路西根据地的中心区,当年人称‘小莫斯科’。当时日本侵略军的疯狂‘扫荡’,以及国民党反共顽固派桂系李品仙部进犯我路西根据地,大都把矛头直指藕塘。一天我在街头漫步,见对面走来一位老农,便迎上去跟他攀谈:‘您知道罗司令吗?’老农马上回答:‘咋不知道,罗司令大名罗炳辉,是个好人哪。抗战那阵子,顽军打过来,糟蹋老百姓,还烧了两间民房。罗司令不依了,带领新四军打跑了顽军,还挨家挨户慰问百姓。后来顽军不甘失败,又来烧了许多房屋。罗司令下令被烧的民房每间赔两块大洋。盖间草房哪要那么多钱?家什农具都能置齐了。罗司令是个大好人啊!’我又问他:‘您见过罗司令吗?’他说:‘见过!他一来就开群众大会,宣传打日本,救中国。那年腊月二十三,罗司令从我们那一带过兵,为了让群众过个好年,每人发10块钱让买肉吃。当时猪肉市面上8块钱一斤。过年家家都能吃上肉,人人感谢新四军,个个都说罗司令好。’”
  罗炳辉1897年12月22日出生在云南镇雄(今属彝良县)一个汉族农民家庭,早年参加讨袁护国战争、北伐战争,以战功显赫和操守极严闻名行伍。他1929年7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领导吉安起义,历任红一军团第十二军军长、红九军团军团长,参加了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和长征。抗日战争中,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副司令员、第五支队司令员、第二师副师长、师长、新四军第二副军长兼山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杰出的历史贡献。1989年11月,中央军委批准给36人冠以军事家称号,罗炳辉赫然在列。
  通过对抗日战争历史的研究,新安对父亲的了解和认识也越来越深。“爸爸是开创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在开辟、创建、发展、巩固淮南抗日根据地的六年多时间里,出色地参与、运筹、组织或指挥新四军第二师对日、伪、顽作战3400余次,歼灭日、伪、顽6.1万余人。因为淮南根据地最为巩固,新四军军部和华中局于1943年1月从苏北盐城一带迁居二师驻地盱眙县黄花塘,直到抗战胜利,前后共两年八个月,是新四军军部驻住时间最长的。”
  几十年来,怀着对爸爸和先辈们的崇敬之情,新安认真研究新四军的抗战史,特别是新四军第二师和淮南抗日根据地的历史,从中汲取丰富的营养。谈起罗炳辉将军治军打仗的故事,新安如数家珍:“刀劈铜钣的故事”、“梅花桩战术”、“罗炳辉防线”、“学兵连”、“三大障碍”、“五大技术”等等,可谓信手拈来。
  “您能谈谈将军的‘梅花桩战术’吗?”我向新安提出。
  “‘梅花桩战术’是爸爸根据多年游击战的经验,针对日伪军频繁‘扫荡’和敌强我弱的实际,发明的以伏击与运动游击为特色的战术。其特点是:第一,部队宿营按三角形驻地部署,如遇敌袭击,避免窝一堆,使敌人优势火力难以发挥作用,同时有利于机动。第二,便于部队疏散隐蔽。人员分散,敌人不易发现,容易偷袭敌人。第三,对来犯之敌可实施多点打击。金牛山反击战,就是运用这一战术的范例。我新四军以一个营的兵力抗击日伪军700余人,结果歼敌500余人,俘敌30余人,自己牺牲仅54人,缴获轻重机枪8挺、步枪百余支及大批军用物资。当时,1个日本兵的火力约等于7个新四军战士的火力,敌强我弱的态势非常明显。‘梅花桩战术’的应用,有效地遏制了日伪军的‘扫荡’,巩固和扩大了根据地,以至淮南抗日根据地扩大到汪伪政权所在地南京的近郊六合。‘梅花桩战术’受到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刘少奇的充分肯定。刘少奇在一次报告中说:‘在目前敌强我弱的敌后环境下,梅花桩战术是一种新的技术。罗炳辉同志在这方面的发明努力是一个模范。华中这些年来,也还只有罗炳辉同志搞的这个梅花桩战术,这是值得奖励的。’”


罗新安在工作中

  “爸爸之所以能打胜仗,主要是特别能反省自己。”说到这里,新安拿出一本将军当年的战斗总结,随手翻了几个战例,总结里面都讲到敌人的优点和自己的缺点,而且有时敌人的优点还多于自己的优点。“打胜仗后总结敌人的优点多,总结自己的缺点多,我想这大概是爸爸打胜仗多的原因吧。”
  “爸爸不但练兵要求严,执行群众纪律严,对自己和家属要求更严。一次妈妈大老远去看爸爸,警卫员见妈妈一头汗水,就急忙去打了一盆洗脸水。爸爸发现后批评妈妈说:‘警卫员是组织上因工作需要配给我的,你怎么能随便用!’”
  “美国友好人士埃德加·斯诺的前夫人、美国著名记者尼姆·韦尔斯在《续西行漫记》一书中,称赞罗炳辉是‘神行太保’,是一位传奇式的英雄人物。她写道:‘他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中国历史上任何时期的中国人对他都会感到亲切。他是中国人所爱好的关帝型的英雄,是一个智勇兼全的人物。’”
  “你经常上网吗?”新安问我。当我回答每天上几个钟头时,他熟练地从电脑中找出有关抗战的网页,在《人民功臣罗炳辉》的网页里,有这样四句醒目的文字:  
  一块延伸到日伪心脏南京的抗日根据地;
  一个让美国历史学者感到吃惊的抗日中枢;
  一支让侵华日寇无法应对的抗日部队;
  一位极具传奇色彩、与老百姓鱼水相依的抗日名将。
  “这是一位素不相识的网友在纪念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时对新四军第二师、对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及对我爸爸的评价,虽说不一定很准确,但足以告慰爸爸的在天之灵。”
  “将军生前对你们子女有什么要求和希望吗?”我问道。
  “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告诉我们:‘爸爸希望你们长大都做技术性工作。’至于为什么要做技术性工作,爸爸没有说,妈妈也没多作解释。我想,或许是爸爸考虑即将到来的新中国需要大批建设人才,或许不想让我们沾染铜臭,或许不想让我们踏入仕途,或许……不论爸爸出于何种考虑,既然他有这个要求和希望,我们都应该尊重。”
  正是出于对将军的尊重,新安1963年考上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选择学习无线电专业,毕业后先搞导航,后又从事体育科研。2001年退休后,他又醉心于教育研究,并于2004年9月出版了第一部关于青少年教育的专著《教育其实很容易——快乐性格施教》。就在我这次采访时,他的第二部著作刚出版,书名为《网瘾怎么办——青少年网瘾的成因、预防和治疗》。这两本书,对当前的青少年教育,指导性和针对性都很强。
  当我问及他为什么会对青少年教育感兴趣时,新安向我讲了大儿子的故事:
  1972年,新安的大儿子出生了。由于望子成龙,家里提前一年送他上小学,结果事与愿违:儿子小学三年级开始逃学,初中一年级留级,12岁进“工读学校”,18岁发现他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痛定思痛,新安就是从这时开始研究青少年教育。经过数年努力,收获颇丰,最后使一个游手好闲、惹事生非20载的青年,通过自学成了电脑专家,并于2004年初组建了“上海金不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以“金不换”为名,就是寓“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意思。新安的小儿子10年后出生时,他已经掌握了很多教育的理念和经验。他将其用于小儿子的教育,结果小儿子得以健康成长。2004年,21岁的小儿子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瑞士金融大学,并且精通英、法、德三国外语。
  新安从教育的奴隶成为转败为胜的专家学者,他深深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教育其实很容易》一书,便是这方面的探索和总结。《网瘾怎么办》则是他对当前新形势下青少年教育的最新探索。为此,他专门建立了罗新安教育网站(http://www.911110.com)。
  除了研究青少年教育外,新安的另一项任务就是通过网站宣传新四军。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军部分会网站的主编就是新安,他除了撰写大量宣传新四军的文章外,这几年仅办新四军网站就花费了2万多元。此外,他的又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为老区建设服务。他每年都要往返老区多次。就拿他用于写作的那间斗室来说,同时又是革命老区安徽省泾县在上海的招商引资办公室。这些年,他已经义务为老区引进了多批资金,为老区奔小康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采访结束时,新安语重心长地说:“党中央对爸爸的一生,作出了很高的历史评价。作为新四军的后代,我们的责任就是学习新四军的精神,宣传新四军的业绩,继承新四军的传统,光大新四军的荣誉,为祖国的四化建设多作贡献!”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罗炳辉亲属千里赴临沂悼念

  • 下一篇文章: 市委领导看望医学院老红军张明秀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